Site Overlay

ios上用来测试的软件

楼下的客厅里。

顾萧墨和睿熙两兄弟难得坐在一起,谁也不说话,气氛一直很沉默。

顾萧墨似乎一丁点开口的意思都没有。

而风睿熙在陈星光和夏夏离开之后,也没有闭目养神,他端起来茶,喝了一口。

兄弟两个人,一个先打破沉默的都没有。

直到管家来了,发现客厅的气氛有点凝重,管家很是诧异的问道:“两位少爷,是茶点不合口味吗?”

“没有。”睿熙立刻摇头。“管家,去忙的吧。”

管家有点担心,就又看向了顾萧墨,“大少爷,您要是有什么吩咐,请只管说。”

“我没事。”顾萧墨的语气平静至极:“下去吧,半个小时后能开饭最好。”

“是。”管家立刻点头。“半个小时后开饭完全没有问题的。”

顾萧墨也不说话了。

管家离开。

纯真善良少女齐刘海暖系写真图片

气氛再度陷入了沉默里。

终于,风睿熙微微一笑,打破了沉默。“哥,喝点茶吧?这是红茶,味道还不错的。”

顾萧墨抬眼看看睿熙,然后也是微微一笑,端起来桌上的杯子,道:“睿熙,这么几年没见,过的跟老年人似的,喝起来茶了啊?”

睿熙也不生气,就是笑了笑,很是平津的点头。“喝茶养生,红茶暖胃,无论怎样,身体都是第一位的不是吗?”

顾萧墨抿了一口茶,侧眸看了眼弟弟,眸色深浓,意味深远,似乎眼底的神韵带着高深莫测的意味。

“第一位的是身体,从某种的角度来说,不可否认。”

“听哥这么说,好像有时候不是,那哥的世界里,什么是第一位呢?”

顾萧墨又抿了口茶,把杯子放下,他往后一靠,双腿交叠在一起,大长腿就变成了慵懒的二郎腿翘了起来。

“开心喽。”顾萧墨道:“开心了,身体自然好,不开心,身体都会分泌很多毒素的。”

睿熙抿了抿唇,也是笑了起来。“那当然,还好我一直挺开心的。不会太情绪化,情绪化是很影响心情的,当影响健康。哥前天来的时候黑着脸,可要小心些,情绪化很容易影响的开心和健康的。”

终于,还是提到了那个状态。

顾萧墨似乎也不生气,只是微微笑了笑。“前天我也没有不开心啊,就是有些事情,还小不太懂。”

“哥,我们是双胞胎。”顾萧墨意图在提醒顾萧墨,他们总共差不了几分钟出生。

“是,我们一起出生。”顾萧墨淡淡的接口:“只是有些事情,我现在身为男人和身为男孩的,有着不一样的见地。”

男人和男孩?

睿熙瞬间就皱了皱眉。

他不是没听懂哥哥的意思。

他是在说,他跟星光已经发生了很亲密的关系,他现在跟他有着本质的区别。

男人啊。

睿熙想到之前看到星光脖子上的红红的痕迹,胸口有点沉闷。

他当然知道,他也明白,陈星光跟自己不会有什么男女之间的交集,只是想到一些事,还是会忍不住的憋闷。

顾萧墨瞥了一眼沉默的睿熙,眸光里划过一抹微光,又淡淡的笑了笑,好似不经意般的开口道:“以后我会时常往来两国之间。”

“哥想通了?”睿熙挑了挑眉:“改了策略?”

“谈不上。”顾萧墨道:“星光长大了,知道自己要什么,这是我最欣慰的。”

他这语气里,仔细听的话,可以听得出来,那种身为陈星光男人的自豪感。

他在宣布所有权。

陈星光是他的。

睿熙并没有接口。

顾萧墨侧眸去看他,睿熙面色平静,似乎丝毫都没有被影响到。

正好,他手机震动了下。

就见他微微垂眸,拿起手机,看了眼,又滑动了几下,摁了几个字发送出去。

再然后,他微微皱眉,屋里的灯光洒下来,照在他的鼻梁上,在另一侧,形成了浅浅的隐影,让他看起来格外的沉郁和深不可测。

顾萧墨看弟弟如此,眼底流淌过什么,半晌之后,笑笑道:“睿熙,爱了吗?”

一听到顾萧墨的话,风睿熙立刻笑了起来,显得很敷衍:“哥,我很忙的,哪有那么闲,远隔千山万水的爱?”

顾萧墨听到这话,就知道弟弟全明白了自己跟星光的关系,那就好了,以后,睿熙会知道距离的。

他笑了笑,再度道:“不是不闲,是没有合适的人选吧?”

睿熙看向哥哥,视线没有躲闪,迎着顾萧墨的眼睛,回视着他,调侃道:“对啊,没有合适的人选啊,再说我也不是哥这样的星光,我不孤独啊,不需要那么早爱。”

“的意思是我很孤独?”

“相当孤独。”睿熙直言:“还矫情,明明就可以把星光给带到美国去,还要矫情的死活不下台阶,看现在,还不得两边跑。”

总算是都说开了。

风睿熙也是松了一口气,眸光里一片清澈,波光潋滟的,像是解脱了一样。

顾萧墨看看弟弟,笑了笑。“两边跑,也很浪漫,不是吗?”

“是啊,乐意就好。”睿熙也是耸耸肩,端起来茶杯,对顾萧墨示意。“哥,敬。”

“谢谢。”顾萧墨也端起来茶,两个人一起喝着红茶。

“我们是兄弟。”睿熙认真的望着他:“跟我客气?”

“当然不客气。”顾萧墨笑了笑,眼底深邃一片。

其实,什么也不必明说,却又都明白了,一切到此为止,尘埃落定了。

风睿熙从四年前就明白了,哥哥更高一筹。

倘若真的三个人在一起,星光也许不会对哥哥如此耿耿于怀,恰恰是因为分开了,距离产生了很多的东西。

所以,他们更为合适。

他那些没有说出来的不甘心,都将要压下去,再也不会拿出来示人了。

以后,恪守本分,才是最重要的。

两个人坐了一会,顾萧墨道:“对了,星光说,有个项链让转角给荣利川。”

睿熙一愣,点点头,他看了一眼哥哥,只见顾萧墨神色平静,也看不出什么特别的情绪。

“是的。”睿熙道:“刚才回来给我的,让我寄回去给荣利川。”

“好,就把这个寄回去吧。”顾萧墨眸光里多了一抹锐利:“等我回去之后,会跟他见个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