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下载黄色小视频。

日头居中,时至中午。

意识到自己很难追梦成功的方年同学已经转移了阵地,随大流花47块钱一头扎进创造世界中。

时间流逝,收获浅薄的方年同学拍拍手:“收拾一下,去吃午饭。”

接着补充道:“最近也没要紧事情,下午都去休息,算你们加班一天。”

温叶第一个应声:“稍等一下下,马上。”

接着是谷雨和刘惜。

“我好了。”

“哦。”

几分钟后,大家一同离开办公室。

“想去哪吃,集中一下意见?”这时方年才想起来问这个问题。

三个女孩子商量之后——主要是温叶跟谷雨商量忽悠刘惜,最终决定去稍远些的地方解决午饭。

毕竟是个把月都难得一见的老板亲自请客。

姿容清秀16岁房内女孩清晨写真

去吃和牛。

刘惜不太懂,温叶跟谷雨懂得也不多,多是从网上了解,知道只有澳牛准入。

方年也不太关注这方面的事情。

最后温叶一脚油门驱车去了淮海路上。

也确实算得上是稍远了。

进店要了包厢落座,温叶跟谷雨就有点被菜单上的价格吓到了。

店内招牌牛肉是每百克280元。

更好(贵)一点的,是每百克360元。

这东西还是现切的。

若是碰到个‘心狠手辣’的厨师,一刀下去几千块。

有方年在,点菜这种事情上自是不会畏手畏脚,前菜主菜餐后饮品样样有。

等餐时,方年看了眼刘惜,忽然问道:“最近有没有再次招募世博会志愿者?”

“没,没有吧。”刘惜小声回答。

她,还没有再次去尝试志愿者初筛。

一听这话,方年就知道没有进展,一副语重心长的口吻道:“现在知道一副好身体多难了吧?”

“啥也别说了,膳食营养,少坐多动,按时作息,坚持锻炼。”

刘惜低头小声应道:“哦。”

温叶完全不敢说话

知道一点事情经过的谷雨也一样,不敢说话。

方年也就是语气平和的说了两句,很快转移话题闲聊起来。

气氛重新恢复自然。

不多时,餐点陆续上来。

起筷品尝后,都觉得还不错。

整体来说,这脚油门是非常值得的。

…………

吃差不多时,方年抹了抹嘴,随口道:“今天都17号了,让你们整理的季度奖励方案是还没出来吗?”

他也是刚想起来。

温叶小声说道:“您最近不是比较忙碌吗,就没给您看。”

方年看了眼温叶,狐疑地咕哝:“你这大公无私的样子,多少站点脑瘫吧。”

“一句话的时间,我还能没有?”

温叶哦哦的点着头,嘴上说道:“我跟刘惜参考了贪好玩和市场水平,整理的方案是月薪×1,您觉得这样可行吗?”

方年想了想,道:“偏低。”

“一季度也只有你们两个兼职员工,就简单一点,一视同仁,每人1万,周一抽空给自己发下去。”

刘惜点点头:“好。”

方年又补充了一句:“今年如果没什么特别情况,季度奖金方案就都一样,一视同仁,其它的归结到年底再来进行统一的考核表彰,没问题吧?”

“没有。”三人异口同声道。

于是方年便做了个手势:“下次记得自己随同季度最后一个月工资发下去。”

前沿公司就是这么的简单且朴实无华。

自己给自己定标工资、奖金,最后再自己给自己发。

新加入前沿公司的员工谷雨同学,已经基本习惯。

“游戏还在玩吗?”

前一秒还在说公司待遇问题,后一秒方年就转移了话题。

“偶尔。”温叶回答道,“不太有时间。”

“要怎么才能去搭建世界?”方年又问。

闻言,温叶眼皮跳动,谨慎地回答:“那个,其实是这样的……”

“……”

方年眉头微蹙,咕哝一句:“不是说这游戏很简单?”

“可能,是你玩得方式不太对。”温叶最终还是硬着头皮说了句。

平常时候,方年是没什么架子的,这也是温叶偶尔就想要皮一下又或者碎碎念几句的原因。

比如今天就是这样的。

明明上次没忍住想要指点时,被方年说过。

一点记性不涨。

说到游戏,温叶提起了一件正事。

“方总,今天下午贪好玩那边会公布一季度公益计划的进度,您知道的吧?”

方年摇头:“没太关注这件事情。”

“不过今天公布的话,是不是稍微有点早。”

温叶回答道:“邮件上说,素材其实15号当天就完全整理好了,包括现场视频资料、图片资料、宣传文案,是关总一直没确认。”

“我的意思是,我跟关总在这件事情上有默契,公益计划进展的公布,应该要放在一个合适的时机。”方年解释了一句。

温叶不解:“什么时机?”

“我的世界活动作品提交最高峰时间段。”方年简单说道。

闻言,谷雨插了句嘴句:“15号那天开放提交通道时,足足卡到宕机五分钟,还不算高峰时段?”

“不算。”温叶回答了这个问题,“根据贪好玩内部分析和预测,这个高峰点应该是在今明两天;

一来是因为时间,二来是今明两天刚好是周末,是在30号之前唯二的周末,下次周末距离30号太近,可能会没有这么好的曝光。”

接着温叶又说:“从9号公布活动,到15号短短几天,时间不够充裕,所以一开始只会是一部分简单作品,或者像是李子镜他们一样适逢其会,才能赶得上提交。”

谷雨面露恍然:“原来如此。”

接着疑惑道:“可是为什么要放在高峰点公布公益计划?”

被方年点醒后,温叶知道了缘由,便也解释了这个问题。

“因为方总跟关总都希望通过数据来表达公益计划对用户的影响因素;

让一部分企业看到公益原来可以带来这么切实的利益,所有数据信息掌握在贪好玩手上,或多或少,只能以此为权威。”

这才谷雨完全明白过来:“懂了。”

然后望向方年,由衷的赞扬道:“方总牛逼。”

方年乜了眼谷雨,调侃道:“意思是我不做公益的话,就不牛逼是吧?”

“没有没有。”谷雨连连摇头。

“……”

…………

下午两点,贪好玩在官网公布了一季度公益计划的进展。

“心之所往,向阳花开。”

“4月15日,我司总经理关秋荷女士亲抵湘楚桐凤棠梨向阳村,亲自见证且参与了向阳村新小学奠基仪式;

……

正如我司总经理关秋荷女士所说:

公益,是我们贪好玩企业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欢迎社会各界广大群众,对贪好玩所有正在执行,即将执行,已经执行的公益计划进行监督。”

“在未来较长一段时间里,贪好玩公益计划将倾斜至少90%的资源投入基础教育领域,包括但不限于帮助新建校舍、翻新校舍、新建图书室、资助多媒体设备;

贪好玩正在酝酿成立独立的贪好玩公益基金,完全由贪好玩独立承担运营费用,也计划在合适的时候推出无偿助学基金。

我们始终相信,心之所往,向阳花开。

我们也会一直让美好的事情发生得更多一些。”

“请多多关注贪好玩官网,进一步消息将继续在官网公开。”

“……”

这条公布消息,被贪好玩同步转载至各大微博平台、门户网站、论坛、贴吧。

同时也有各路网络媒体帮忙转发。

再加上某些金钱因素的干预,贪好玩一季度公益计划进展的消息可谓铺天盖地。

这时方年还坐在回往杨浦的车上。

正通过手机刷着微博看热闹。

“才三分钟就有这么多评论,广受欢迎呐。”

一边在嘴上咕哝,一边翻看起贪好玩官博评论。

“这可能是我第一次见到活生生的公益慈善例子,以往的募捐往往没有了下文。”

“从未见过这么高效率的公益事件,这让我发现原来公益流程完全没有想象的那么复杂,从提出到落实,近十几天功夫。”

“不多说,贪好玩牛逼。”

“不说别的了,关总真漂亮,居然亲自前往那么偏远的山村。”

“……”

“@持键化仙开天你是不是被封了账号,好久没见你活跃了,这种时候缺了你,感觉少点意思。”

方年:“……”

这微博有毒吧,这种评论也被赞上了前排?

咋的,你们现在已经被怼成M了?

“@我做什么,我讨厌贪好玩并不意味着我讨厌公益,有本事你们别光在键盘上感动,行动起来,国家官方慈善机构那么多,比如希望工程啊什么的,我没什么本事,也就每年捐几百块给希望工程。”

“你还没被封号啊!”

“实在令人意外,你居然还会捐赠?”

“可能是人间自有真情在?”

“我说句话,持键虽然横扫微博平台,但他真的只怼了游戏不好玩,游戏平台辣鸡等主观意见比较强烈的东西,从绝对上帝视角来说,也不能说有太多错。”

“……”

这时坐在副驾驶上的谷雨忽然说道:“这个持键好讨厌,怎么哪哪都有他,而且每次发言都能让人无言以对。”

“我也是信了他的邪,他居然会捐钱给希望工程。”

“哎呀,多大点事!怎么还管别人说什么了。”开车的温叶叹气道。

谷雨小声咕哝了句:“我就随便那么一说。”

“有空你顺便关心关心公益计划进展公布后的具体情况,网上的讨论风向。”温叶又说。

谷雨应下来:“哦。”

“……”

坐在后排的方年脸色微暗,多少沾点难受。

接着忽然开口:“小谷,到学校后,抽时间整理一下微博上的具体言论风向。”

“要详细一点的,尽快给我。”

谷雨连连点头:“好的好的。”

只不过心里莫名觉得好像哪里不对。

未几,当辉腾停在五角场旁某公共停车场时,谷雨惊呼起来:“又要宕机了!”

======

破碗求订阅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