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水蜜桃爱如i潮水带你飞

考核仍在不断进行着。

这一次,苍鸾院的参加,让这一次的考核大会发生了天翻地覆改变。

在李秋雪和佐伊樱子之后,秋梦蝶,叶冬晴,安知雅三人也是陆续在众人的围攻之下冲出重围,成功晋级了下一轮,苍鸾院可谓战果丰硕。

过去那些排名高的院,已经有不少人被苍鸾院拉下了马。

排行低一些的院,更是有不少在第一轮就差不多军覆没了。

比起他们,苍鸾院仅出了八人,居然有五人能晋级,不可谓不强。

倒是常云曼让秦风有些意外,以她的实力,本以为她应该也能成功突围,却没想到,常云曼竟是落败了。

而且,这一场比试,常云曼并没有遭到围攻,遭到围攻的是另一人,云鹿院的云飞扬,那也是本次除了苍鸾院外,在考核大会中夺冠可能性最大人选之一。

去年,这云飞扬便已是考核大会的第二名,那时,他还是半步无距境级别的强者,今年经过苦修,已然成功突破,正式步入无距之境。

他以绝对的实力压制了常云曼,将常云曼淘汰出局。

所幸常云曼经验丰富,眼看落败,及时从斗武台中逃出,这才不至于受太重的伤。

毕竟是中灵学府,英才辈出之地,不可能真的只有苍鸾院一骑绝尘。

鲜花美人红唇娇艳让人想一亲芳泽

甚至,哪怕是以如今苍鸾院的强势,以目前的成绩来看,都算不上是最好。

目前排名排在在苍鸾院前面的还有三家院的人,一家是鲷鳞院,这是过去中灵学府中排名第九的一院,也是最有可能取代八大院中一院的存在。

另一家是玄貂院,与鲷鳞院一样,这也是最有可能取代八大院的存在之一,与鲷鳞院实力相当,过去的几十年里,排名一直都处于第九和第十之间,与鲷鳞院并成为八大院之下的双雄院。

而最后一家,便是云鹿院。

事实上,两年前的云鹿院,还只是排名二十多名开外的存在,根本威胁不到其他院,直到去年,云鹿院出了一位云飞扬,这才强势崛起,今年,更是似乎已经能和鲷鳞院以及玄貂院争上一争了。

这三院,都是目前排名比苍鸾院高的存在,其中的高手也并不少,甚至不乏连秦风都觉得难缠的存在。

鲷鳞院的司寇珏,江天行,玄貂院的上官烟,徐明等等。

这些人都是之前的考核大会中排名最前列的顶级高手,他们的目标,都是冲着本次考核大会夺冠去的。

论夺冠呼声,他们比起苍鸾院,只高不低。

“可惜了,如果不是云飞扬,或许我也能晋级到下一轮。”常云曼有些惋惜,如果自己之前稳一些,不选择和云飞扬正面硬拼,以她的实力,坚持到台上只剩下四人还是不难的。

“不要紧,的选择很对,如果面对强者时选择了退让,那就永远成不了强者,现在不如他,不代表以后都不如他,不要了太放在心上。”秦风安慰。

常云曼点头,开始闭目感悟。

和云飞扬的一战,她落败了,可却感悟颇多,此时下了台,自然是第一时间开始感悟。

随着斗武台上的考核不断进行,这第一轮的比试终于也是进入了尾声。

秦风的比试正好就在最后一场。

虽然是最后一场,可这最后一场有些出人意料,居然接连出现了七八名高手,都是无距境修为级别的高手,还有两名半步无距境级别的高手,如今同时出现在这最后一场的斗武台上,场面不可谓不壮观。

剩下的那几个人都快哭出来了,八名无距境高手,两名半步无距境高手,怎么他们的运气就这么差呢?

连李秋雪等人都有些无语。

秦风的运气,未免也太差了些吧。

八名无距境高手,两名半步无距境高手,这些人放其他场上说不定是排名第一的存在,如今却扎堆聚在了一起。

秦风不用想就知道,这里面一定有猫腻。

毕竟,这种高手在一场中出现两个,三个,那都还有可能是巧合,可一下子扎堆出现了这么多,那肯定就不是巧合这么简单的了。

“周院长,是不是该解释一下?”

秦风一脸笑眯眯地向周升传音,质问道。

“我知道还在这里。”

很快,周升的回应便来了:“这其实是考核大会中一个不成文的规定。”

“中灵学府里六十九院,不可能院院兼顾,前八院占据了学府里八成的修炼资源,剩下的两成资源,自然也是需要竞争分配,所以,每年一度的考核大会就成了关键,谁的排名高,谁得到的资源就更多。”

“可想在六十九院中脱颖而出太难了,若是年年都争不到高排名,那么他们的资源就实在是太少了。”

“为了避免这一点,各院都会选择着重在院中挑选一人重点培养,让其冲击高排名,排名高了,得到的资源也就多了。”

“可这么一来,对那些均衡分布资源的院很不公平,所以学府往往会把这些靠一院之力培养出的高手都分配到最后一场,让他们进行角逐,当然,这样对这些院又有些不公平了,所以学府也会给予补偿。”

“若是在这最后一轮能够赢下,在中灵学府中的排名提升的更多,而且得到的奖励也更丰厚。”

“原来如此。”秦风恍然。

难怪这最后一场会有这么多高手,这些可都是许多院中重点培养出来的王牌级人物,实力能不强么。

“这么说,我也成了学府眼中集一院之力重点培养的人物了?”秦风又问道,神情有些怪异。

“……”周升顿时不说话了。

这货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明知道苍鸾院没资源还故意提上这么一嘴。

“的话,单纯只是运气差排到了最后一组,和学府分配没有什么关系。”最后,周升还是向秦风解释了一句,末了,又补充道:“至于的修炼资源,放心,以后会有的,我可以向保证。”

秦风耸了耸肩,没有多说,转身走向斗武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