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下载七七直播

我走了出去,就看到了张强手中拿着一个盒子,这个盒子颜色居然是带着青白色,好像是一种玉器做的盒子,隐隐还有一丝寒气冒出,而且上面有贴着一张看上去晦涩的符笠。

这符笠应该不是攻击类的符笠,以我看来,应该是封印之类的符笠,难道盒子里面封印了什么东西?

我自然是起了几分兴趣,急忙走了过去,从张强手中接下来的这个神秘的盒子,触摸到后,的确是感觉出了丝丝冷意,真的好像是冰块,但材质的确是一种特殊的玉。

不管其他的,我倒真看不出所以然来了,我对这方面的知识远没有张强丰富,但张强苦笑摇头,道,“这个盒子的年代比我下来凡间还要久,不过异常的珍贵,我查了一下资料,是唐代那时候的产物,应该是什么陪葬品,邹天展意外得到了。”

“那这里面封印的是……”

我神色一动,我当时是担心邹天展突然给我设了一个套,想阴我。

张强也是露出了诧异之色,“我得到后,一直尝试打开,但一触碰,你看……”

他说道这里,手指轻轻的一按盒子上面的符笠,想将符笠撕下来,但符笠就立马灵光大放起来,我抓着盒子的手立马感觉到了一股闪电般的刺痛感,我顿时一惊了,差点将手中的盒子扔掉,但还是忍住了。

我惊疑起来,而张强则是无奈道,“一碰就这样,无奈啊……关键是这么贸然的撕了符笠,让盒子里面的东西一起损坏了怎么办?我还搞不懂邹天展到底是何用意,可不敢随即继续下去的。”

我点头。

这是个头痛的问题啊,这邹天展留下这么一个盒子,又搞这么一套,这到底是提防张强,还是单纯的只是一个套?

想到这里我突然神色一动了,想起一个人来,既然这是唐朝的产物,那么让那位斩龙口的唐朝公主李明达看看不就行了?

好是清爽的外拍

我这么一说,张强一愣,便是拍了拍额头,“对啊,我怎么把她给忘了?这种陪葬品,李明达最清楚了,赶紧的,我现在开船,我们去找李明达。”

张强说着就往船头里面跑,很快船就开了起来,快速的朝斩龙口而去。

不算远,一天一夜一个来回绝对够了,毕竟上次我们去找龙珠的时候,已经去过斩龙口的,我算是熟悉,张强吃水上饭的更加熟悉了。

我则是盯着手中的神秘盒子看了起来,感觉里面装着什么东西,似乎还有一丝熟悉的气息,但到底会是什么呢?

我沉吟起来,苦想了一会没有结果后,我只能去船头和张强聊聊天,毕竟他不久后就得上去了。

到了船头,我好奇的看着张强的母鸡在酸菜鱼,熟练至极啊,我算是惊讶了,张强却习以为常的样子,做好后我们一起吃了,母鸡则是依偎在张强身边,张强还不时和母鸡说几句话,肉麻到不行,母鸡羞涩的直撒娇,我算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了,被他们逼了出来。

张强这样子,应该算是接触太久了,日日夜夜的,估计已经到了深爱了,我觉得可能这母鸡刚化形,张强就会把她“吃了”……

不过这母鸡也愿意……

轻笑了一声,我不打扰他们了,直接在船头盘坐下来,现在虽说进阶到八级算命师的境界了,但依旧是不够,完不够!

上次遇到蚩尤时的那种无力感,我不想再体会了,我要加快速度了!

这种想法在我心中越来越坚定,则是闭目呼吸吐纳起来,一夜的时间一晃而过了。

我感觉船停了下来,就睁开了眼睛,目光四处一扫视,一看时间刚好早上八点,算是已经到了斩龙口了。

不过唐朝公主李明达是女鬼,虽说上次看到她的时候,已经是千年的鬼王之境界了,但也不能在白天现身的,所以只能在这里等到天黑之后,她感应到我们了,自然是会出来一见的。

因为白天船流挺多的,所以做饭这事就由我来了,不然让人看到一只母鸡不但会下水抓鱼,而且拿着刀熟练的杀鱼,那还不得吓死?

只是我有点担心果果了,她最近一直要压制她体内的陌生灵魂,但保不准那陌生灵魂会趁我不在的时候,占据果果的身体去做乱的,只能希望果果能够控制自己吧。

不然真出了什么乱子,我又不在,她该怎么办?

我忍不住摸了摸口袋里的玉佩,叹了口气,张强操控着船晃晃悠悠的在斩龙口转悠,我麻利的抓了一条大鱼,同样是做了一锅炖鱼,然后我们一起吃了,来等待天黑。

好在我现在直接盘坐一下,时间算是过得飞快,感觉张强推了我一下,我赶紧睁开了眼睛,发现天已经黑了,四周升起了薄薄的雾气,而且有轻轻的莺莺燕燕的歌声在雾气里面穿梭着,动听至极,我心中一喜,唐朝公主李明达来了。

果然声音越来越近,就可以看到了薄雾之中,一艘巨大的龙头船缓缓的在我们面前浮现,而船头一身轻纱长裙的李明达正微笑的看着我们。

“好久不见了。”她道。

我感觉到了李明达此刻体表散发气息,便是微微诧异起来,随即恢复正常。

我和张强互望了一眼,也是异口同声的说了一句“好久不见了,”。

随即我和张强跳上了李明达的龙头船,李明达好奇的看着张强怀中的母鸡,这母鸡眨着眼睛看着李明达,一丝畏惧也没有,“美……美女,你好……”

李明达微微吃惊,随即被逗笑了,她伸手道,“真有意思,两位,哦,不,三位请……”

我们三个跟着李明达,走到了上次会见我们的地方,我们坐了下来,李明达她安排丫鬟上茶,李明达就道,“好久没有看到你们了,最近好吗?”

我苦笑了一声不知道该如何说,张强倒是凯凯而谈起来。

李明达听了之后,也是有点当故事听的感觉了,听得津津有味,她也是在这斩龙口一千多年了,她也是有点腻了,所以想知道一些新鲜的事,而且她那时候喜欢的河神使者,我看她的面相知道了,也是没多大进展,她比较愁。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你们过来这是……”李明达微笑。

我和张强互望了一眼,我便是将邹天展留下了的神秘盒子拿了出来,李明达只是看了一眼后,就露出了吃惊的神色,算是立马认出来了。

我松了口气,看来找她是找对了。

她惊讶的问,“玉魂盒?你们从哪里得到的?”

“一个朋友留下了的。”我只能这么说了。

李明达诧异起来,“一个朋友?这张凝魂符可不是一般符笠,是一位画符大师所画,据说阳间只剩下一百零八张了,市场上都是有价无市的,你朋友能得到其中一张,再加这玉魂盒,造化不浅,莫非是上次和你们一起来的那位年轻道术师?”

她说的就是邹天展,我点头,“就是他留下的,只不过他……”

“你们决裂了?”李明达一脸古怪起来。

我一愣,张强也有些诧异,刚才张强可没有说这事的,她这是怎么知道的?

李明达翻看着手中的盒子,继续说道,“这玉魂盒是那时候我那个朝代一位厉害的道术师用魂玉炼制的一样愈魂宝物,一般唐朝墓室里面都会有这样东西,来让尸身的魂魄更加好的凝聚,而这凝魂符的作用跟这差不多,但却有点提防的意思,也就是说他在提防你们,他担心你们不会好好的照顾这个盒子,算是做了双重保护,因为里面有他很重要的东西。”

李明达说道这里,她语气有些意味深长起来,我则是神色一动,这里面有邹天展很重要的东西?那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