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成版人黄app

..co,最快更新我的重返人生最新章节!

周末,空荡的办公区里安静极了。

宽大的办公室里,关秋荷看着电脑网页上的新闻标题,眉头紧蹙。

“这到底是谁在针对公司,剩大?”

关秋荷百思不得其解。

接着拨了个电话:“小赵,来一下。”

关秋荷嘱咐了几句自己的秘书小赵。

站在落地窗前,望着窗外严寒的申城,良久,关秋荷叹了口气:“冬天到了。”

“如果是,会怎么处理?”

关秋荷在运营企业上的成熟,多数时候是跟方年的甩手掌柜分不开,也跟方年介入决策时的举重若轻脱不开关系。

昨天晚上方年才特地说过,他在研究学术问题。

关秋荷自然不至于一开始遭遇事情就立马要找方年商量对策。

率性优雅的时光

这么长时间以来,关秋荷越来越像个成熟的公司总经理了。

想了半天,关秋荷发现自己这次没办法站在方年的角度去思考问题。

便只能作罢。

现在公司毕竟是有一大摊子难题需要应对。

…………

这个周日,一整天都不断有消息冒出。

处处都是对‘贪好玩’不利的消息。

稍晚些时候,关秋荷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

里面传来一个中年男声:“关总好,冒昧打扰,多有得罪,不知道关总方不方便听鄙人说几句话。”

对能直接打到自己手机上的电话,关秋荷也很好奇,便不动声色的道:“不知先生贵姓。”

“免贵,姓赵。”赵姓男子笑呵呵的道。

接着话锋一转,直接道:“关总,赵某是个小人物,说话直,您别往心里去;

我打这个电话的目的是为了合作,我想关总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

关秋荷目光微动,听出了赵姓男子话里的意思,但嘴上却说道:“不好意思,能否麻烦赵先生说得更直白一点。”

赵姓男子哈哈一笑:“关总果然快人快语,想必关总已经感受到了游戏市场的风云突变……”

“……”

“我们有能力帮助贵司度过眼前这点难关,不用您操心那么多的应对策略。”

关秋荷也跟着笑道:“想来赵总应该有所求,不妨直说。”

赵姓男子轻笑了声:“关总爽快,我们所求的,只不过是贵司一点点,微不足道的股份。”

关秋荷脸色不变,不动声色的道:“不好意思,我们公司暂时没有融资的想法,草创公司,高攀不起,怕是让赵总失望了。”

赵姓男子也不纠缠,道了声:“打扰了,不过我们还是希望关总好好考虑一下。”

“……”

这个电话后,关秋荷隐隐明白了些事情。

周一时,再次召开了高管会议,不过关秋荷没有吐露这个消息。

身为公司总经理,她明白哪些事情不必说。

这次会议上,‘贪好玩’面临的局面更差了。

会议开始不久,周东升就汇报了一些事情:“昨天晚上,网上有大量的消息。

剩大传奇新上线的页游跟我们公司的体验上差不多,但端游更新了版本,大幅提升了画质和流畅度。”

顿了顿又说:“连带着一些论坛里忽然冒出来关于页游和端游的讨论;大量玩家认为页游的画质精细度等等都完不如端游舒服。

现在‘贪好玩传奇’游戏服务器内,有大量相关的讨论。”

“……”

周东升说完后,市场调研部主管也汇报道:“今天又多了一些免费的类传奇页游,画风大胆,很引人注目,拉走了相当一部分玩家……”

“……”

运维部门则汇报了运维数据:“从前天晚上到今天,传奇页游的流量下跌了许多……”

“……”

“有帖子翻出来鹏城独立运营中心运营经理离任前的公开言论,故意混淆视线说是他坚持走高质量游戏体验,道具付费路线。”

“……”

这次会议,经过讨论,继续坚持外松内紧的策略。

同时决定在网上表明态度等等。

尤其是关秋荷知道有人冒出来,目的是希望收购‘贪好玩’股份后,决策更加小心谨慎起来。

但,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情况急转直下。

有世界服入口的很多玩家,忽然表示退游不玩。

并似是而非的说了很多高等级玩家才知道的事情,比如装备升级困难,世界服PK其实就那样等等等。

又说,‘贪好玩’现在可能正在准备免费低等级装备,因为低等级玩家没有什么流水贡献。

这些言论最终导致了‘贪好玩传奇’的流量进一步下降。

而这个时候,端游传奇的精细画质,更丰富的内容等宣传铺天盖地,吸引了传奇玩家的部视线。

关秋荷更是通过公司运维部门知道,‘贪好玩传奇’的忠实玩家正在大批量的沉寂。

仿佛有一种力量在发生作用,让这些玩家忽然不想玩了。

虽然统计报表越来越差,但关秋荷跟公司高管一直没找到有效的应对措施。

…………

就在‘贪好玩’力应对传奇页游面临的巨大市场冲击时。

运营部门统计了新一周的完整游戏流水,并将报告送到了关秋荷的桌子上。

看完报告后,关秋荷沉着脸问道:“怎么回事,魔域页游怎么受到了这么大的影响,现在游戏市场上不是都在谈论传奇吗?”

运营部门主管也很困惑:“不知道,就好像是忽然之间没有游戏玩家了,一些玩家觉得没意思,就不想继续玩下去了。”

“因为本来流水就不是很高,所以表现会很明显。”

关秋荷当然知道很明显,过去这一周,魔域页游的总流水居然不到两百万了。

“毫无预兆?”

运营主管蹙着眉头道:“也不是,有高等级玩家们在世界频道喊话,喊着喊着发现没什么人了,接着活跃玩家就迅速开始减少了。”

关秋荷摆摆手:“我知道了。”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贪好玩’疲于应付各种各样的事务。

关秋荷更是几次接到了不同人打过来的电话。

口吻跟赵姓男子差不多。

有希望直接收购‘贪好玩’股份的。

也有希望用钱买断‘贪好玩传奇’的。

越是在这个时候,关秋荷越是不敢轻举妄动。

‘贪好玩’高管想尽了办法应对,比如公开声明,让媒体报道,发放调查问卷等等等等,但就是没效果。

短短三天,魔域页游流水迅速降低到趋近于0,服活跃玩家不足五千。

传奇页游因遭受免费传奇页游、端游传奇、内部玩家吐槽的三重冲击,日流水断崖式下降,倏忽之间竟已不足二十万,服活跃玩家从巅峰时的数十上百万降低到几万。

‘贪好玩’上上下下都没了办法。

关秋荷也非常头疼,她只好决定打扰一下方年……

…………

…………

11月份的最后一天,周一,方年终于看完了认知哲学导论原著。

比不上刘惜那种天才的方年,隐隐感觉到脑袋发胀。

仿佛大脑这个‘CPU’负载过高一样。

方年不由得冒出了这样的想法:“我是辣鸡。”

随后的一些天里。

方年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认知哲学这个范围内。

多次抽空跟程潜坐下来交流。

当然,多数时候,方年不仅只是请教,还会顺便探寻一些程潜他们研究的前沿方向。

更深入的了解到光是哲学的前沿研究就有一大摞会在未来冒出来被追捧的新兴概念。

除此之外,方年沉迷在图书馆里无法自拔。

几乎是两耳不闻窗外事。

这样的日子,时间过得极快。

脑子里面乱七八糟的念头也多了起来,不过有些想法也逐渐在成型中……

…………

时间一晃,十来天过去。

这几天中,方年投资的茶餐厅开业,名字叫‘偷闲’。

方年自己没去捧场。

据说开业没搞活动,再加上装修看起来比较高端,显得很冷清。

12月10日一早,方年寻思今天上午只有两节课,剩下的时间再去图书馆坐坐,安静个一天半天的,可以归纳出最近的收获与认知。

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

看到是温叶的电话后,方年低垂眼帘,接通了电话。

温叶的声音从听筒中传出:“方总,有些情况必须要打扰到您……”

“嗯。”

温叶接着说道:“魔域页游流量连续大跌,到现在已经几乎没有活跃用户了,传奇页游被市场挤占了绝大部分空间……

公司现在的情况比较困难,关总希望跟您直接沟通。”

方年眉头蹙紧,问道:“只过去了十几天,情况会这么严重?”

温叶硬着头皮说道:“可能比我说得更严重一些。”

方年想了想,道,“这几天我连网都没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顿了顿,方年沉吟着说道:“让公司配合收集资料,能收集到多早的就收集多早的,包括公司内部各部门的汇报资料,能拿的都拿来,十点钟前送到‘偷闲’茶餐厅。

跟关总说一声,我需要一点时间了解事情。”

温叶连忙应下:“好的,方总。”

结束通话后,方年打开电脑翻了翻网页。

虽然有很多乱七八糟的消息,但看起来特别像是落幕后的场景。

形势不大明朗。

稍加思索,方年还是背着包去了复旦。

倒不是说方年是个死读书鬼。

而是……方年现在脑子里面的念头真比较多,或许去学校听着青春年少的声音,更容易安静。

两节课下来,还真有点用。

方年暂时抛开了那些归纳认知等乱七八糟的想法。

十点钟,方年赶到‘偷闲’茶餐厅。

温叶比方年早到,引领方年去了二楼卡座区。

方年要了一壶茶。

温叶从手提公文包中拿出一沓资料报表。

“方总,资料有点多,只是简单按不同部门整理,外部资料都在一堆。”

接着又说:“现在公司正常运转都有点问题,过去的十几天里,公司做了很多应对方案,结果是越来越差……”

方年露了个笑脸,摆摆手:“没事,关总什么时候到。”

“10点40。”温叶回答道。

方年便不再说话,快速的翻起资料。

他其实很不爱看这种东西,但从上辈子到这辈子,都避不开这种东西。

也因此,他的阅读速度能很快。

对面坐着的温叶看着方年脸上笑容逐渐收敛,看着方年拿出笔在一些资料做下标记。

实际情况确实很严重。

仅仅七个工作日,‘贪好玩’便遭遇了史无前例的致命打击。

光是这些资料上能看到的损失已经很惨重了。

方年从资料中不断找出内容,逐渐了解到事情真相。

======

破碗嘤嘤嘤,第三更会很晚,十一点以后。